妖灵客栈

发布日期:2016年12月21日 15:24 作者:李英睿 点击:

            

 夜色如扯不断的丝绸,一层一层地在眼前铺展,高大的树木隐藏在黑暗中,像是庄严沉默的巨人,而我,在巨人的脚下跋涉,每一脚都踏着污泥与落叶,黑暗压迫得我穿不过气,冰冷的水滴落在我的脚下,我走了有多久?一天?两天?还是一年?两年?时间的概念原来不是任何时候都适用的。

 从前听人说,无止境的黑暗会让人发疯,那么我是已经发疯了吗?为什么要在黑暗的森林里这么折磨自己呢?还下着雨……算了,不去想发疯的事,又有几人是清醒的呢?就向前走吧,直到我看到了妖灵客栈。

 一脚踏出森林,我看见在森林的环绕中,有一座巨大的建筑,月亮诡异的出现在了这座建筑的上空,惨白的月光无力刺穿黑暗,只有建筑的门前有两个巨大的红灯笼,照亮了门上牌匾四个血红的大字:妖灵客栈。

 这是什么地方呢?我呆呆地立在门前。突然,圆柱的黑暗有一团金光飞来,就如太阳突然出现在面前,我用手臂遮住了眼。

 金光暗淡下去,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金甲人,他的面容完美得怪异,如泥雕石塑的傀儡,但其身上带着一股至高无上的意志,仿佛冥冥之中的主宰把力量赋予了这个金甲人,让他代掌刑罚,处置罪人,我低下头,不能与那股意志抗衡。他举起长剑,说:“擅闯妖灵客栈者,死!”剑尖一寸寸刺向我的喉咙,我能怎么办呢?一个胆怯而又弱小的人又能怎么办呢?我跌倒在地上,瞪大了眼,只能被动地接受金甲人的审判。

 突然听到了笑声,如地狱深处的恶鬼对世人的嘲笑,冰冷而又刺耳。我好像被什么东西裹挟进一个无底的深渊,之后无休止的坠落。我再次睁开眼,又是一片黑暗。

 有人在黑暗深处弹着琵琶,声如流水,轻缓但不低迷,有女子唱道:“当日谁幻银桥,阿瞒儿戏,一笑成痴绝。肯信群仙高宴处,移下水晶宫阙。云海尘清,山河盈满,桂冷吹香雪。何劳玉斧,金瓯千古无缺。”歌声琵琶声自相应和,如一个幸福的人在低语,追忆中带着喜悦。有人在唱月亮,有人在唱离别。

 灯亮了,巨大空间内的灯火渐次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点亮,我躺在一个大厅的中央,碧绿的地面温凉,如一块巨大的玉石,柱子有两人合围的圆周,支撑着这个有着七层的古代建筑。有人怀抱琵琶,在三楼的栏杆后看着我,她一袭青衣,笑容温婉,真的如古代演遍兴亡,看尽悲欢的戏子,在高楼上俯看世人。

   她问:“你是谁?”

  我讷讷地回答:“我是李灏,是重点高中的高一学生。”

  她又问:“既然如此,那你又为什么要到这里来?

 为什么……要到这个地方来呢?我抓着头发,苦苦思索。

 她笑笑,说:“不知道就算了,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几个人知道自己要去哪里,要做什么。”

我点点头,犹豫了一下说:“我……可以呆在这里吗?外面有个人要杀我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……” 

 身后有个老者笑呵呵的道:“当然可以,妖灵客栈已经很久没有客人了。”我回头,看见一个矮胖的老头,穿着一件长得过分的袍子,圆圆的脸有几分滑稽。

 他又意味深长的说:“不过,有些事物你早晚要去面对,无论它是人是神。”

他又说:“我叫木姜,楼上的是这里的老板夕。” 

 

 
 
夕从三楼飘然而下,缓缓落在我的面前,如传说中的仙女般,有光在她身上流淌。我低下头,鞋子和衣服还沾着泥巴,我自惭形愧。

 夕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说:“便住下吧,过几日再教你离开之法。”

 我心里安定下来,急忙说:“谢谢。”

 夕唤了声:“叶子,带客人去换衣服。”

 有一个小孩蹦蹦跳跳地从二楼的一个房间跳下来,好奇地打量着我,他粉雕玉琢,小脸胖乎乎,双眼灵动,头发扎成双髻,着实可爱,我心下惊喜,忍不住道:“呀!好可爱的孩子。”

他却小脸一板,却故作老气横秋状道:“谁是孩子?本仙已经一千多岁了,倒是你这后生,怎把自己弄的如此狼狈?

 我有些哭笑不得,叶子这才露出只有孩子才有的坏笑,说!:“跟我走吧!”

 我冲洗了身体,换上了白衣,叶子把我打扮得像是古代的书生,只可惜我不像夕他们一样有着长发,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。

 我倚着二楼的栏杆,吃着叶子送来的粥,问叶子:“妖灵客栈只有你们三个人吗?

 “当然不是。”叶子自豪地笑:“妖灵客栈自然有很多妖灵。”

 叶子老练地向天空打了个响指,用他稚嫩的童音喊道:“妖灵们,出来迎接客人啦!”

 回声在这广阔而古老的空间内回荡,在那一瞬间我以为他在开玩笑,其实整座客栈只有他们三人而已。可接下来,我见证了人世间最绚丽的一幕,从七层的妖灵客栈中,充出了无数不同形态的妖灵,汇聚到了大厅的上空和地面。六层、七层的妖灵有如雾气,形状变幻不定,翅膀上有着蓝色星光的蝴蝶状妖灵从五层涌出,四层的妖灵是有半米高的美丽少女和俊美少年,身后有四翼洁白翅膀,如天使一般,妖灵吹奏着笛子,箫等各种乐器。三层的妖灵则是一群行动僵硬的木偶,笨拙地踩着舞步,二层的妖灵是无数欢快的水果,还拍着自己的身体应和节拍,一层冲出一群白色的小马驹,绕着大厅奔跑,地下钻出一群松鼠状的小动物,击打着小鼓。

 一时间,整个妖灵客栈,都被这些可爱的妖灵充满,欢快的乐曲流淌在每一个角落,灯光被法术变成了七彩的颜色,客栈一下子变成了童话故事中的城堡,欢乐祥和,万众齐歌。我看见叶子在大厅中快乐地和小马追逐,我看见木姜笑的合不拢嘴,我看见夕弹着琵琶,在远处对我微笑,琵琶声如小溪汇入大海,让客栈的乐曲演奏愈发盛烈。

 我在妖灵客栈住到第四天,这几天我过得无比悠闲,木姜会陪我下棋,讲传闻逸事,叶子总是缠着我,要我陪他玩,还有那么多可爱的妖灵。我经常坐在楼梯上,向着下面的大厅发呆,想着日子可不可以一直这么持续下去。

 这天晚上,叶子把我拉到一个房间,夕、木姜都在,夕说:“是时候告诉你如何离开这里了。”

 我有些不知所措,我说:“我可以留在这里吗?”

 木姜回答:“不可以,这里是诅咒之地,神灵封印了妖灵客栈,所有妖灵不能离开梦境森林,就算踏出客栈一步,也会法力下降,收到神将追杀。”

 “可是……那个神将也要杀我。”

 夕说:“你不知何故竟通过梦境森林,见到了妖灵客栈,神灵认为你冒犯了他的威严。但你和我们不同,你是凡人,身上也没有封印之力,有办法让你击败神将,走出梦境森林。”

 “什么方法?”

 木姜眉头皱在一起:“以勇为剑,以心为灯。以勇为剑则一往无前,万物退避,以心为灯则心灵通微,破除迷障。只是你要有可以抗衡神将的勇气和足够坚定的内心。”

 我心中有些打鼓,夕看穿了我的心思,道:“李灏,讲讲你的故事吧,让我们看看你的内心。”

 我犹豫了一下:“说:“我没有可以讲的故事,我只是每天上学,假期补课,和父母住在一个大城市,偶尔会回老家的老屋居住,那是我最快乐的日子……在学校我也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……”

 木姜叹了口气,道:“算了,我直接告诉你咒语和方法吧,能不能走出梦境森林还是要靠你自己。”

 我记下简短的咒语,木姜突然拿出一把匕首,对着自己的胸膛一豁!抓出一团发出夺目红光的东西,那是他的心脏!我吓得尖叫一声,木姜诡异地笑道:“看到了吗?这就是以心为灯,你要在你的生命力耗完之前走出森林。”

 我吓得全身发抖,木姜却右手一挥,一切恢复,他笑道:“不过是我用法术制造的幻影。”他又补充:“但是你是要真的取出心脏。”

 第七日,我按照夕的指示,第一次走出妖灵客栈,我颤抖地拿出木姜给我的匕首,几乎过了一个小时,我才念出咒语,把匕首对着胸口用力刺下。那是身体被撕裂般的痛苦,我发出无比刺耳的嘶吼,等我从痛苦中挣扎出来,我的胸口恢复了原状,而右手中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光体,我把它放在之前准备好的灯笼里,提灯前行。

 我用灯笼照亮前路,发现之前杂乱无章的森林出现了一条小径,我不由欣喜,快步在小径上行走。我这次感觉到了准确的时间流逝,大约四个小时过去后,草木渐渐稀疏,只是前面出现了那名金甲神将。

 他说:“你是走不出去的。”

他的眼神冰冷无情,我在他眼中一定如蝼蚁般渺小,他举起了剑,我被神的威严压迫在地上,只能向后爬行着后退,他的剑没有一丝颤抖,剑尖的指向没有一丝偏差,我闭上了眼。 

 意外再次发生,一团黑色的物体急速冲向神将,神将举剑格挡,我急忙后退,疾风吹得我睁不开眼。

 等一切停下来,我发现木姜躺着地上,胸口有一个巨大的洞,尸体在慢慢变回一只蝙蝠。

 神将的剑尖滴着血,对我走来,我浑身颤抖,但这次,双手攥成了拳头,我害怕,但我想杀了他,我真的想杀了他,于是我的右手中出现了一把金光的长剑,我没有犹豫,闭上眼,对着神将的胸口刺去。

 仿佛太阳在身前爆炸,再次睁眼,又只有我提着灯笼,走在黑暗的森林里,刚才的一切好像是梦境,但我知道,刚才木姜用生命教会了我什么是以勇为剑,一往无前。

 悲伤挽不回什么,我正准备提灯上路,异变再起,天空中雷声阵阵,闪电如蛇般游走在森林上空,有一个威严的声音说:“妖灵客栈、凡人,杀我神将,你们要承受苍天之怒。”

 无数的闪电汇聚成一股恐怖的力量,向着妖灵客栈的方向轰击而去,我大呼:“不要!神将是我杀的!”可神不接受凡人的申诉,一股较细的闪电向我击来,我的金色光剑对着天空,企图与神灵抗衡。可是,碧光已先一步抵住了击向我的天雷,我看清了,那是夕的琵琶。

 我听到远处妖灵客栈倒塌的声音,我能想象无数妖灵泯灭于天威之下的画面,我无能为力,是我为妖灵客栈招来祸端,我向妖灵客栈跑去,途中我好像听到了妖灵奏乐的声音,那是对神的嘲讽。

 可就在这时,有人在背后拉住了我,我回头,只见一个白衣白发的俊美男子站在我背后,我大呼:“放开我!”可我再回头看妖灵客栈方向,只有一片烟雨茫茫,只能看见高空中有一个巍峨的白色身影,带着神威,他对着我拉下脸上的面具,露出了,和我一样的面容。我再仔细看,连神的身影也看不到了,只有一片白光。

 我回头,看着白衣男子的眼睛��用我自己都害怕的镇静语气问:“你知道怎么回事?

 他微笑点头:“至少知道一部分,你刚才在的地方是梦境森林,与梦境相通,你可以认为它是异界,也可以认为它是你的梦境。”

 “那它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的呢?”

 他笑:“宇宙中,空间与时间重叠,诞生与毁灭同时发生,真实与虚幻为什么不能兼而有之呢?”

 “那你……又是为什么来到这里呢?”

 “因为你的心需要,你对内心强大的渴望是你经历这一切的原因,蛆需羽化成蝇,虫需破茧成蝶,你在这里学到以勇为剑,以心为灯,不是木姜或是谁教你的,只是你内心的自我补足罢了,就连我对你而言也只是你心有疑惑才产生的,当然,你对我也一样。”

 我点点头,认可了他的解释,又问出了最后一个疑问:“为什么神与我有一样的面容,妖灵客栈有我美好的回忆,若神是我内心的投影,那我在内心坚定后的念头是想毁掉妖灵客栈吗?”

 过了许久,他却说:“你该回去了,醒了时你就不会记住这些了。”

 我在躺椅上醒来,大汗淋漓,我好像做了一个冗长的梦,杂乱而不清晰。我看看四周,想起我是在老屋庭子里的树下,环境清幽,我听得到我的心跳声,坚定而有力。

(第十二届许志伟杯优秀作品)